Join the Conversation

  1. Hua Hua

1 Comment

  1. 政治制度是不能相互比较的。我虽然不是基督徒,但也读过圣经。在出埃及的路上,上帝选了两个领队,一个是摩西一个亚伦。摩西是神而亚伦是祭司。当然,摩西是被上帝封的神,算是封神,他的神权通过手按接位者的头传递,而亚伦的神权是通过血脉世袭,所以,现在世界存在着世袭和以手为特征的选举制,你不能说谁比谁先进,都是出自神的,但中国自戊戌变法以来,世袭制被中止,接下来就是五四运动,当时的热血青年砸烂被陈博士认为古老的中国文化,引入了他们认为的先进的西方文化,才发展到今天的中国政治,所以,陈博士没有必要贬低现在的中国政治,因为现在的中国政治是来自西方,而不是中国的传统政治。
    那有人说了,为什么中国政治那么邪恶?因为西方政治就邪恶。我曾听一个参选过我们州某TOWN MAYOR的华裔称,美国权力早就家族化了,你要想从这个TOWN的政治家族里抢一个位置几乎不可能。我相信他的话,因为老肯尼迪如果不是发财后娶了州长的女儿,他也就是一个比尔盖茨——有钱的政治圈外人士。这个观念到肯尼迪家的女婿施瓦辛格成为加州州长而得以证实。至于家族对政治的控制到了泰德肯尼迪死后更是达到高潮。
    泰德肯尼迪从30多岁靠家族势力当上联邦参议员,到得了脑瘤死,都没从这个岗位挪过窝,这使我对选举制产生了极大动摇——选举制的结果应该是变数很大的,怎么每次都是他?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事,他死了还要州长把他联邦参议员的位置交给他的好友,此人姓什么我不记的了,只记得他的名字叫约翰,是英文名里最丢大街的名字。这种指派至少在肯尼迪住院期间还是不合法的,所以,脑瘤患者赶紧把州里的中流砥柱们召到床前交待后事,才有了州长指派联邦参议员这件破天荒的事儿。当然州长解释说,约翰的任期只到特别选举前。但等共和党的斯考特布朗被选为麻州参议员肩负着麻州人民要阻止奥巴马医改的通过的重任到参院上任时,黄花菜都凉了——奥巴马医改因为约翰持有了死鬼泰德肯尼迪的一票而通过了。
    从那以后,我就退出了民主党,当然也没有转投共和党。投共和党是因为川普。我相信2016年的选举,如果没有川普,总统肯定是杰布布什的,所以,泰德克鲁兹和卢比奥输了2016也没什么遗憾的,因为美国的政治已经家族化了,只有川普这样不输政治家族财力的,能力又比杰布布什高的不是一星半点的,才能在这种政治家族化里冲杀出来。
    当然,川普能胜出,还在于他在共和党内竞选。政治家族化在共和党内还没有太严重,但在民主党里,几乎都是大佬说了算,尤其以肯家势力最大,当年肯家一为奥巴站台,西拉里立刻黯然退场,争都不敢争。美国的政治家族化太黑暗,让人看不到希望,我也不知道它比中国政治先进到哪里,中国现在只是被习近平搞坏了,但之前还不错,起码在美国政治日益败坏的同时,中国政治才逐渐增强。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